Jane

肉仔仔:

我曾许诺一人,若有朝一日我当真执掌门派,执剑长老之位,定为那人而留。然此人,早已远行,杳无音信。若此人一日不归,那位子便会永远空着,直到有一天,他从远方回来。而时如逝水,永不回头。我终知晓他不会归来,你们也始终无缘一见执剑长老 “振袖拂苍云,仗剑出白雪”的御剑风姿。为师逾百年而未成仙,大约正应了那句“最上忘情,最下不及情” 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这广饶天地间,顺应其心而活,便是最好,又谈何修仙。


这段话被当做是陵越多年之后的心声吐露,然而最悲伤的是,这段话只是边江为了圆粉丝们一个梦而录的一段配音。在游戏里,陵越甚至没有机会能说出这些话来。“缄默终生”才是他原本的样子。



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天纵奇才,于他治下开天墉数百年盛世之局。 


陵越一生磊落仁惠,具侠义之风,而又赏罚分明,深得人心。然其在位五十三年间,门派执剑长老之位空悬无主,直至第十三代掌门即位,始将陵越唯一亲传弟子立为执剑长老。


此一则陵越难逃非议,猜疑有之、不满有之、唏嘘有之,陵越于天墉城史册之上缄默终生,未留只字片语。


某年春日,已隐居山间的陵越倚窗静坐,于无声细雨中安然合目,满百岁而仙逝。


陵越一生磊落,无论何时都以天墉大局为重,然而在掌门任期内,他不理会猜疑非议,始终恪守承诺,未立执剑长老。面对自己的师弟,他似乎总是在“破例”。和电视剧不同的是,游戏中并没有明确交代师兄是否直接得知了屠苏散魂的事,所以他的等待,更多了一份执着。


当最后晴雪辗转世间九十年,“远方再也没有传来故人的消息”,真是整个游戏最令人唏嘘的一句话。此时,方兰生大约早已作古,小狐狸回到故土,他们的木头脸和屠苏哥哥,并没有能够回来。


而陵越,他等待过,怀念过,是否也曾后悔过,最终成为玉泱口中的“红尘中人”,带着未了的执念独自离开。


我始终……


始终……


是想给编剧寄刀片的……




评论

热度(322)

  1. 遥临肉仔仔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遥临肉仔仔 转载了此文字